你好,欢迎访问 窝心网

双城生活 他恋上如母如姐的女人

作者: 快乐天使 时间: 2019-01-13 23:28 阅读: 92次

失业之后

在所有人眼里,我和外形俊朗的马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走在路上,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2010年,是我们步入恋爱的第三个年头,我们已把结婚列为头等重要的大事,看房,装修,忙得不亦乐乎。

然而,就在忙忙碌碌中,马雨所在的公司倒闭了,他一下子失业了。

于是,我们的小日子和现在的天气一样,变的有些阴郁,婚期也被无限期搁浅。每天,马雨都在网上投递简历,可发出去的邮件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在他失去经济来源的第3个月,我们两人开始争吵不断。“你能不能别眼高手低了?先找份工作做着再说,总比饿死好!”“这事能将就吗?宁缺毋滥你懂吗?这就和谈恋爱一样的道理,你能跟你不爱的人结婚吗?”

“我都是为你好,你不听就算了!”“少给自己戴高帽子!你要真为我好,就不应该跟我吵!”

……

类似的对话我们反复进行着,直到“十一”长假来临前,马雨收到一封猎头发来的邮件,邀请他去广州一家企业面试。他顿时底气倍增,得意地向我炫耀:“机会本来就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年薪25万,等于你在这里四五年的收入。”

马雨似乎真的转运了,10月中下旬,他去了广州的公司报到,正式成为一名高级白领。

双城情侣

我们从快乐的准婚情侣变成了双城生活一族。

马雨十分适应羊城的新生活,一个劲儿地鼓动我辞职去南方,他说那里机会多,气候舒适,以后再到那里买套房,过得比在老家滋润多了。可我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而且,我在现在这家单位呆了快3年了,早就习惯了咖啡清茶的闲散生活,一时半会儿很难改变。于是,我让马雨在广州给我留意,有适合我的工作机会再过去。

这一分离,就是大半年。白天他很忙,下了班还经常应酬客户,我们通电话和网上视频的机会少之又少。2011年春节,他没买着回来的票,一个人在广州过了个年。我想着,这么长期两地下去不是办法,便打算到了三四月份请个年假,去广州和马雨小聚,顺便去香港旅游一趟。

这一次,我给他来了个“突然袭击”,下了飞机就直奔他的公司大楼。迎接我的时候,他的表情很复杂,“你怎么来了?都不打声招呼?”也许是许久未见的缘故,我们之间生疏了一些,不过很快又找回了之前亲密的感觉。他带我去吃“许留山”的甜品,尝遍粤式晚茶,在白云山玩了个痛快。

临去香港之前,马雨接了一个电话,他说公司来了个大项目,任务很重,他另外找个人陪我去香港。第二天,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女人开了辆车来接我,这个人叫秦姐,自称是马雨的一个朋友。秦姐对香港很熟,是个十分称职的向导,她还买了一个名牌挎包送给我,说是见面礼。她的过分热情让我不知所措,同时,不由地怀疑起他们的关系来。

回去的路上,我试探性地问秦姐,她和马雨是怎么认识的。她笑了笑,神秘兮兮地说,“到了广州,你自己问他吧!”

移情离异女

原来,马雨和秦姐之间还有一段渊源。此前,马雨来广州面试时,正好碰上一桩路边抢劫,他出手相救了被劫者。那个人正是秦姐。之后,他们一直有来往。初来乍到时,秦姐热情地帮他租房子,为他解决生活上的难题。秦姐在广州做生意多年,工作以后,马雨搞不定的客户,也是秦姐牵线帮的忙。从马雨那儿得知我要来广州,秦姐非要尽地主之谊,带我好好地玩一玩。

人在外地打拼,又得一知己,也算是马雨的福气吧。

离开广州的时候,我突然对那座城市生出了留恋,我拉着马雨的手说:“要不然让秦姐给我找份工作吧,我喜欢这里。”“我欠她太多人情了,这事以后再说吧。”他面露难色。

团聚的日子一拖再拖,转眼大半年又过去了。去年9月,家里人非让我们“十一”先回老家办酒,再择日领结婚证。马雨一听就急了,“这不合适,等你来了广州再说。”“那我现在就辞职去广州!”“这太仓促了,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你是不是不想结这个婚了?”“老实说,是的……”

至此,我才知道马雨心里有了别人。我们分居两地一年时间,他的寂寞空虚早已被那个热心的秦姐填得满满的,有时如妈妈般的关怀,有时如姐姐般的包容,有时如恋人般的温柔。那是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所给予不了的,我向他索取着的情感,秦姐全部都给了他。可秦姐是个离了婚的女人啊,还带着一个7岁大的孩子,马雨和她在一起有什么幸福可言?但我说服不了马雨,也对这份慢慢变淡的爱情无计可施。

tags:双城情侣 ,双城生活 ,女人 ,如姐 ,如母 ,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