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 窝心网

令全场观众热泪盈眶饶平如爱情故事 手绘忆爱妻

作者: 下午茶 时间: 2019-01-13 23:29 阅读: 35次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90多岁的饶平如老人在妻子美棠病故后,一笔一笔画下了他和美棠的爱情故事,留下了他们最美好的回忆。一段悲欢离合的故事,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的记忆,令全场观众热泪盈眶的「平如美棠」这匆忙的一生,化成几个瞬间,总在某个夜晚悄悄来到我身边。。

日前,《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的作者、已经93岁高龄的饶平如老人带着他的爱情画册在北京举行了读书分享会。

这本画册通过漫画追忆人生的方式悼念作者饶平如已逝去的妻子。全书18册画作,通过一幅幅酷似丰子恺风格的小画,配着或自创或改写的一段段诗词文字,来讲述作者与妻子的生活点滴。

谈起这本书的出版,饶老说完全是“不经意而为”。原来自妻子毛美棠离开后,他开始用笔墨书画回忆60多年的点点滴滴,一次家庭聚会,孙女拍下了一张他手绘当年结婚时的场面,没想到就这么在网上传开了,最终填满18本厚厚画册,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整理出版,出版方还特邀知名书籍设计师,“中国最美的书”获奖作品设计者朱赢椿亲任装帧设计,用古朴红线订起一页页毛边纸。

——————————————————————————-

第一次知道平如美棠的故事,是缘自2012年4月柴静发布在其博客中的一篇长文《赤白干净的骨头》及一段采访视频。据说那则博客短时间内就被点击30多万次,由此,平如美棠的故事开始为人所知。随着今年5月《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的出版,无数人又重新看到了爱情的力量和纯粹。

7月27日,杭城再次打破高温记录,92岁的饶平如神采矍铄地与杭州读者分享了他与美棠那段大时代里的平凡故事,用漫画追忆人生、悼念妻子。坐在台下的我,那一刻终于明白了那句话:时光可以让一个人面目全非,也让另外一些人愈加清晰。

记得柴静在采访饶平如时曾经问过他:“您已经90岁了,难道这么长时间,没有把这个东西磨平了,磨淡了?”当时饶平如说:“磨平?怎么讲能磨得平呢?爱这个事情是很久的,这个是永远的事情。”
正因为此,在理应看透、看淡的年纪,饶平如对美棠思念成狂,“爱情是不分年纪、一直存在的,无论年轻还是年老。”他说。

“她没有看到我,我心知是她”。

1946年,父亲以参加弟弟婚礼为由让饶平如请假回家,然后便把他带去了美棠家。“我走过第三进的天井,正要步入堂屋的时候,忽见西边正房小窗正开。再一眼望去,恰见一位面容姣好、年约二十的小姐在窗前借点天光揽镜自照,左手则拿了支口红在专心涂抹——她没有看到我,我心知是她。”那一面没有说话,一个吹口琴、一个唱歌,算是定了终身。

半月假期一满,饶平如怀揣着一叠美棠的照片,从九江坐渡轮回部队。“回军营路上,我站在船头,看滚滚长江上的波光,觉得自己的生命从此轻慢不得,因为生命里多了一个人。”
此后,两人书信不断。解放战争开始后,饶平如不想打仗,申请调任参谋闲职后就请假回家完婚。1948年8月,饶平如在江西大旅社与美堂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婚后的最初十年,是饶平如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虽然夫妇俩当时住的房子只是由一个亭子加了四面板改成的房间。“并不觉得日子过得苦,快不快乐全在心境。”

“我知道这里有美棠抬过的水泥”

每年只有春节期间饶平如才能获准回家,其他时间两人只能靠书信联系。生活重担压在美棠一个人身上,为了补贴家用,她去上海自然博物馆工地搬水泥。《平如美棠》中有这样一幅画:太阳当空照,背着水泥的美棠,腰弯了又弯。每每回忆起与美棠那段两地分居、生死相隔的岁月,饶平如都会泪湿眼眶,他总说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如今,每次路过上海自然博物馆,饶平如都会在台阶上坐下来,摸一摸,“我知道这里有美棠抬过的水泥”。

1979年,饶平如回到上海,在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做编辑,此时,他57岁,美棠也已54岁。日子终于又恢复了平静,但美棠的身体状况却开始频频敲响警钟。1992年,美棠因肾病引发糖尿病和尿毒症。2005年病情加重后,饶平如还跟医院的护士学会了给美棠做腹透。一天要做4次,每次1个小时左右,消毒、插管、引流、称重、倒腹水……他每天5点多起床,一直忙到晚上,腹透必须非常小心,否则很容易发生感染。饶平如并不觉得辛苦,“那时我很有精神,医生跟我说有人靠腹透活了20年,我觉得美棠也可以”。

2008年3月19日下午16点23分,美棠最终还是去了。这一天距离饶平如和毛美棠结婚60周年纪念日,只有短短5个月。

“手握柔毫,纸上画凄凉”
有半年时间,饶平如无以排遣,每日睡前醒后,都是难过,睡不着的时候,就睁着眼睛回忆跟美棠走过的那些岁月。当时,饶平如拒绝了家人去“新马泰”旅游的提议,执意要儿子陪伴回一趟南昌老家。“我就想去当时和美棠一起去过的地方、结婚的地方,坐坐看看。”后来,饶平如终于决定画下他俩的故事。“我想把这些事情记下来,既是作为家史,留给孙辈看,也想藉此减少几分对美棠的愧疚。”他一笔一笔,挟着刻骨的思念,从美棠童年画起,一张画总要细细画上三四天才能完成。

有一幅画,画面上是饶平如戴着老花镜坐在书桌前画画,右边书架上放着妻子的头像,那是美棠烫着卷发、穿着石榴花袄年轻时的样子;日历显示的是她病逝的日子,他的脸颊上挂着一滴眼泪;画旁注着:“如今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手握柔毫,纸上画凄凉。”5年里,饶平如画尽了他与美棠从初识、结婚到生死殊途的60年。300多张画作,18本画册,构建和存留下了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的记忆,也记录下了中国人最美、最好的精神世界。“死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画下来,心中所爱的人就可以永存。”

很多人惊诧于饶平如的记忆力,“对于我们平凡人而言,生命中许多微细小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缘故地就在心深处留下印记,天长日久便成为弥足珍贵的回忆。”他说,与美棠有关的那些记忆就像放电影一样时常会在他脑海中闪现,但当下的很多事他倒常常会搞糊涂。
这次杭州之行,饶平如的左手无名指上依然戴着那枚细细的金戒指。他说,最困难的日子里,美棠变卖了她所有首饰,“这枚戒指是我补偿她的礼物,她病重后,把戒指从手上摘下来交给了我”。平日里,饶平如舍不得戴这个戒指,只有在面对公众,与大家分享他跟美棠的故事时才会戴上,“就好像她跟我一起在面对大家”。

内容均整理自网络,若有疑义,请与本站联系处理。

tags:悲欢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