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访问 窝心网

玉米地里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我被他按在玉米地里进入

作者: 花知叶落 时间: 2019-01-21 03:54 阅读: 715次
我的爱情禁果第一次就在玉米地里发生的,一次和他在玉米地里相见我们就开始了那个事情了,下面详细记录了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自己是个文静的女孩,不喜欢热闹,所以今晚叫上男友就去了公园。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公园里人不是很多,差不多都是情侣吧。此时我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可以和心爱的人手牵手享受我们的幸福时光。

此时的公园安静而神秘,这种环境好像是专为我们而设立的。不知不觉我和男友已经逛到了公园的深处,隐约能看到三三两两的情侣。在这种环境,情侣们都很会享受二人世界,她们或相对而坐,或低头私语,说不尽的情话。

我和男友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是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很少人能看到。男朋友是个很会说情话的人,自己喜欢听他说那此肉麻的话。不过一会他就抱我入怀中,我们四眼相对,总看不厌对方,那晚我坐在他的怀里听着他说不尽的情话,那晚他在公园椅子上要了我,现在想想那种偷情的快感和平时更加激动人心。

想到这些,有时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污的女人,不过这只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在公园椅子上做爱


我和妻子小云是大学同学,在一起谈了四年恋爱,感情一直很好。大
四那年,我如愿考上了研究生,而妻子却落榜了,她父母执意要她回老家。尽管面临分别,但我们却倍加缠绵。

记得有天晚上,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我拥吻着小云,发誓要对照顾她一生一世,等毕业后就娶她。阳阳顺从地蜷缩在我的怀里,她的身体暖暖的、软软的,不知不觉间,我的手伸进她的衣衫,她没有反抗,默默地任由我抚摩她细润的肌肤。

当我触摸到她胸口时,我整个人像被火焰炙烤着,不管不顾地褪下了她的裙子。那晚靠着一棵古老的大树,我们仓促潦草地完成了人生中最庄严的仪式。

从那以后,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在整个大四的下半年学期。学校的树林、空旷无人的操场,甚至空荡荡的教学楼转角,都成了我们激情的场所。

因为慌乱,没有太多的前戏挑逗和爱抚,但奇怪的是,当我掀起阳阳裙子那一刻,她很快就冲动起来。脸色红润,极力压抑着呻吟,有时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达到。

毕业后,阳阳回到了家乡,在父母执教的中学教书,而我孤身前往读研。我们之间书信绵绵,尽诉相思之苦。每逢假期,我赶往小云的家乡与她团聚。我们常常背着她父母,在她家附近的河边缠绵

好不容易熬到读完研,我应聘到阳小云家乡的科研单位。那时候的研究生很少,单位自然很重视,给我分了一间单身宿舍。小云的父母见我们感情十分坚定,就同意我们的婚后。

半年后,我们结婚了,新房是我的单身宿舍,简陋,却很温馨。新婚之夜,小云沐浴后躺在床上,月光静静地照着她洁白的身体,我温柔地抚摩着她,前所未有的温柔,我渴望着有一次从容的、舒缓的性爱,再不是偷偷摸摸、匆匆忙忙的了。然而,任凭我怎样爱抚和亲吻,小云都毫无反应。我失去了控制,她疼得差点叫出声来,我只好草草完事。

尽管,妻子很极力地配合我,但是少了激情,每次爱爱都不尽兴。有时候,我实在忍无可忍,就会偷偷地自己解决。

后来,妻子换了工作,在市区的外资公司上班。有次,我接她下班回来,在回来的公交车上,人多十分多。我站在妻子身后,为她抵挡着周围的人墙。在一个修路的地段,车子被堵住了,我望着窗外长长的车流,一动不动。

突然,我感到有一只手在我的下身摸索着。我低下头,是妻子,她隔着裤子轻轻撩逗着我。多日的禁欲使我一下子就坚挺起来。妻子回过头来,面对着我,无声地把她的下身贴过来。

那是暮春,衣衫单薄,我们就在人墙里轻微摩挲着,她的小手悄悄解开我的裤链,她靠着我,闭着眼,面色潮红,一脸陶醉的样子。在公交车的颠簸与被洞穿的恐惧里,我清晰地感觉到妻子也达到了极致。

可在我们宁静的小天地,妻子依然无法激动起来。渐渐地,她不再隐瞒对“床上运动”的厌恶,每晚一上床就转过身去,不让我碰她。

然而在一些本不该激情昂扬的地方,比如无人的电梯、深夜的走廊,妻子却显得兴致勃勃。一开始我还能感觉到一种违背常情的冲动,但次数一多,我就有些烦了,生怕被人撞见。

说实话,妻子十分贤惠,但在这方面却如此另类,让我感到害怕而陌生。尽管我试图劝慰她,将战场转移到卧室,但她就是没感觉。
故事二:我被按摩师按摩了私处然后背叛了男友了
由于丹亚的男朋友去了广州,丹亚整个人发疯似的HIGH着。

莫名其妙的感觉,和她做美容的美容师是熟人,大家都有话好说的,这晚她向丹亚推荐了一种古典式SPA经油护理,神秘的告诉我们这是前几天才推出的新服务。价格也不贵,三百块全身护理,还加送蒸浴。被说得好奇心大起,想着反正也没事,就胡里胡涂答应了。
然后被带上了四楼,很奇怪,之前最高只上过三楼。从来没注意到还有四楼的楼梯。那里有大概十个独立包厢,很宽畅,当然还有蒸浴室。我们欢呼声中冲去洗澡,服务员在沐浴室外很敬业,听着我们的尖叫居然还微笑的给我们递毛巾,我们是蒙着毛巾走出去的,这里有个小插曲,我体形较小,居然换了两件袍衣才勉强合适,空空的感觉。